李老汉的烦心事儿

  2004年10月14日,一宗并不复杂的劳动仲裁案件开庭审理了,被告是集安市某学校,原告是原学校食堂临时工安某和她的代理人(丈夫)李某(下称李老汉)。双方经集安市仲裁委员会调解达成了协议,就是这样一份协议,让李老汉走上了上访维权之路。

  安某1978年参加工作,是集安市某学校食堂临时工,一干就是26年。1995年国家劳动法实施后,对东北地区工人的工作环境也没有太大影响,并没有真正改善工人应有的权利、福利、待遇,大部分还是看任职单位效益而定,但是对安某这样一个没有文凭的女性劳动者而言,这份工作她是打心里喜欢的。安某和丈夫李老汉都是农村人,李老汉平时在家务农,安某就在学校食堂打工,在那样一个大家都穷的年代,日子过的还算不错,这么多年也没有考虑转正的事儿,更不知道什么是劳动法和劳动合同了。

  时间一转眼到了2004年,中国各方面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人们的法律意识也随着国家依法治国战略提出有了明显的提高,特别是各单位开始重视职工的劳动保障问题。《劳动法》规定,聘用临时工超过一定年限就必须签订不定期劳动合同,无特殊原因不得辞退,同时要求必须为聘用工人缴纳养老保险。这样的好政策当然得到大家的拥护。该学校是市里的重点,各项工作也要走在同行业前列,单位立即为聘用的职工办理了相关保险手续。但就是这样的好政策,安某确不能享受,因为缴纳养老保险也是有前提的,安某虽然是在岗职工,眼看就要退休了,就因为年龄被卡在了投保范围之外,一句话“别人行,安某你不行”。这可让安某着实上了一阵火,这眼下就要退休了,如果没有地方领养老金,这以后的日子可咋办呀?

  安某老实了一辈子,到老了,临了成了一个告状份子,自己身体不好,加上急火攻心,病倒了。丈夫李老汉代理了安某的使命!找学校、找教育局、找社会保障、找信访局,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,最后在多方建议和帮助下,走了司法劳动仲裁程序,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。赢了官司,安某夫妇俩总算心安了,日子又有盼头了------

  日子一天天,一年年过着,到了2017年。当年与安某在学校食堂一起工作的共有三个人。一日,安某无事闲逛,在街上恰巧碰到了老同事,那亲热劲儿就甭提多高兴了,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开工资的事儿。安某手中的仲裁书是这样描述的“安某退休后,由学校按照同时期临时工工资标准的80%领取退休工资,所需资金从学校经费支出”。安某遇到的这位同事比她小一些,赶上了投保,听说人家都开1400多了,自己虽然也涨了几次工资,也才领900多点,心理顿时不平衡起来,仔细一想,国家每年都给退休工人涨工资,凭什么我就开这么一点。回家找老头子一合计,咱们还得找啊!先算一算账,看看学校这些年一共欠了咱们多少钱?不行我们就起诉他们!

  安某的丈夫李老汉并没有真的直接到法院起诉,但他必须找个地方说到说到。该学校的领导接待了他,听说他是来要钱的,沉思片刻说道:“安某在学校食堂干了很多年不假,没有投上保我们也很遗憾,学校的钱是公家的,不能我一个人就做决定,上次也是因为有了法院的劳动仲裁我们才支出这笔钱的。反过来说,你比照一下学校的代课教师,他们被辞退的时候仅仅是按照代课年限每年补偿一个月工资而已,你的妻子在食堂做饭,现在由学校养着,每月900多元,一年就是10000多,这些都要占用学校的办公经费,你再考虑一下,实在不行就告我们吧!”李老汉是个倔脾气,听了这番话心想:好啊,你们这是不管了,让我爱那告那告呀,有了劳动法保护,还有劳动仲裁书,我还怕找不到地方说理了还!李老汉气愤的嘀咕着。

  仲裁书是县里(集安是县级市)出的,我到通化市去告你们去!李老汉一气之下把学校再次告到法院,“主张对这些年没有涨的工资差额28000余元一次行补偿,以后随现在学校聘用工人工资标准涨幅调整工资”。学校也派代表进行了答辩,陈述了相关理由,双方争论的焦点是集安市仲裁委员会的仲裁书中“参照同时期临时工工资的80%”,学校以现在聘任临时工工资中包含加班费,不能按照全额1400工资标准确定安某工资基数,双方争执不下。最后法院认为原仲裁协议事实清楚,表述准确,判决不予受理驳回起诉,对双方实施庭外调解。最终双方都做出了让步,达成了第二份协议书“以官方公布的最低工资标准为依据,确定计算工资基数”,但过去这些年的补偿,学校不同意给。李老汉第二场官司没有达到心中预期的效果有点遗憾,但也不算全输,总算可以涨工资了!

  李老汉拿着第二份协议书理直气壮的再次来到学校,要求履行协议内容。学校的工会主席宫某也参加了通化市的仲裁,对情况比较了解,通过上网查询了一下集安市最低工资标准是1280元,并把情况告知了李老汉。李老汉是农民,只是通过仲裁得知“最低工资标准”这么个名词,具体多少钱还真不知道,听说只有1280元,又急了,“1280*80%”才能开1024元,而现在学校打扫楼梯的临时工工资是1400元/月,乘以80%可是1120元,每月相差近100元。当即表示不接受。宫主席表示,按照裁决书只能这么办。

  李老汉不服,找到教育局理论。领导安排我接待,我先认真听取了李老汉的陈述,安抚他的激动情绪,随后了解到,李老汉坚持要按照现在临时工工资1400元作为基数计算工资,学校认为最低工资标准就是1280元,不能变。这是双方争论的焦点。如果能让双方的意见统一,问题就圆满解决了!我立即给该学校打去电话,询问1280元的标准是从哪里得来的?因为我家里也有干临时工的亲属,平时我比较关心最低工资标准的事儿,似乎2017年国家重新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,但具体多少还不清楚。我又向市人社局询问最低工资标准有没有新的文件,得到回答后,我喜出望外,原来就在李老汉来之前,我市刚刚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是1480元。最后,李老汉同意,只要按照1400元的基数计算工资就不再闹了,我说试试看,毕竟学校现任校长远比我这个小科员级别高,我让李老汉先回去,告诉他“办妥了我尽快通知您!”并把信访的有关办理程序和时限要求向李老汉普了一下法!

  送走李老汉,我抓紧将情况向主管领导进行汇报。最后由我的上级领导做工作与学校校长达成一致意见“就按现行最低工资标准1480元执行,安某的工资从下一年度1月份调整,但是以前的不能补。”难题再一次交到了我们信访人手中。作为基层信访工作者,我不但要听上访人倒苦水,了解情况,向领导汇报,完成上传下达,最难的就是直接面对上访人答复,解决问题。

  问题还是来了,李老汉先是对按照新标准涨工资表示满意,但是仍然主张对过去没有涨的部分给予补偿,不要那么多也可以,多少得给点。如果此时我再找学校领导,肯定得跟我急眼啊!怎么办?硬着头皮干呗!

  后来局领导出面经过几轮谈判,我对李老汉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学校也做出了让步,答应按照集安市最低工资标准文件下发之日起计算涨工资。至双方矛盾解决之日,共给李老汉补偿4000余元,日后随着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涨工资。拿到钱的李老汉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事情终于还是解决了。(集安市教育局  李雪松)

责任编辑: 吉林省信访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