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镇里的处长“乡官”

  一名省级单位的机关干部,挂职到这个偏远小镇整天与老百姓混在一起,没有一点官架子,说话不温不火,办事有板有眼,怎么看都跟官扯不上关系。村民们说:“他可真不像个官,像我们的一位家庭成员,更像我们的兄长。”其实他还真是官,他就是省信访局网络投诉监督处处长,一位挂职下派辉南县辉南镇的干部任宪生,被村民亲切地称为我们镇里的“乡官”。 

  也许任宪生是信访干部出身的缘故,他到辉南镇的第一件事,就是熟悉镇情、了解民意,虽然不能了然于胸,但也能如数家珍。任宪生常说:“我们手里捧着的饭碗是老百姓给的,了解他们、熟悉他们、服务他们,这是我们的天职。” 

  2016年春节上班第一天,一辆小车在长安村积雪还没融化的路上艰难行进,整个村子不时响起鞭炮声,家家户户贴在门楣上的大红对联分外耀眼,然而,伴随着一阵脚步声,这一切都被冲淡了。早起的村民睁大好奇的双眼,看着一行“不速之客”。当他们弄清楚这些人的真实身份时,一下子把他们围了起来,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,这让匆匆赶来的村书记付文辉很着急,他不得不喊了一嗓子:“大冷的天,别站在这说了,咱们都上社长家。”于是,村民拥着任宪生和镇领导走进了社长王忠礼的家。 

  此时王忠礼家的炕上、地下都挤满了热情好客的村民,大家见省城来的处长坐在炕头与他们唠嗑,专注地听着村民谈家长里短,顿时感觉心里热乎乎的。村民冯悦军说:“俺还是头一回和这么大的官头碰头、脸对脸地说话,心里真是有点紧张。”任宪生笑着对冯悦军说:“我和你们不都一样,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张嘴,对产业发展有什么意见,大伙都可以说。”他的话一下子拉近了与村民之间的距离,大家伙儿像久违的老朋友说着心里话。种菇娘能手孙忠臣说:“俺们种了几十年的菇娘,只一件事让俺们心里不舒服,俺这地要是能用大棚载就好了。”他的话不少乡亲都点头赞同,任宪生边听边记,不时插话。大地菇娘的收入,地膜菇娘的优势,大棚菇娘的好处,一句不漏地记在心里、写在本上、印在脑海里。座谈会结束了,村民们依依不舍,任宪生对乡亲们说:“大伙的建议我都记下了,我们会想办法,促成大家的心愿,让大家在小康路上走得快些。”那几天,任宪生脑子里总是出现乡亲们那渴望富裕的眼神,他同镇领导反复推敲、认真思考,决定助推这个项目上一个新台阶。在他的辛勤工作下,有关部门给予了大力支持,一个月后,20栋大棚在长安村安家落户。 

  大棚安上了,可乡亲们的心里不托底,这技术上的事谁说得准,任宪生又跑前跑后地张罗,由镇里组织村民到外地学习,学成后,村民们信心满满。社长王忠礼说:“这下好了,多收入千八百块钱没问题。”看到村民们干劲十足,任宪生还是不放心,移栽、施肥,只要他有时间,就跑去看看,虽然那阵子晒得黑黑的,可他心里很踏实。6月末,长安村的大棚菇娘上市了,比大地菇娘提前了18天,每斤卖到20元,村民算了一笔账,一亩地大棚菇娘比大地菇娘多收入4000多元,20栋就是8万元,村民们手里攥着大把的票子,望着眼前挂满果实的菇娘,无不感谢任宪生为此付出的心血,对此,村书记付文辉感触很深:“俺们的干部,都像任处这样,一个心眼儿为老百姓出主意、想办法、办实事、办好事,别说奔小康了,抱个金娃娃都没问题。”任宪生在一次镇里的信访工作会议上说:“别小看了信访,他连着天地人这张大网,它是社会治安状况的‘晴雨表’,是社会稳定的‘安全阀’,也是打开老百姓‘心结’、联系党和人民的‘连心桥’。”短短几句话,让台下与会的镇、村、社三级干部茅塞顿开,也使小镇的信访维稳工作上了一个新台阶。 

  辉南镇是一座古镇,旧城改造压力大、范围广,产权复杂,不拆掉老宅,就不嫩建新居。这涉及到眼下最敏感的字眼:拆迁。拆迁被誉为天下第一难,有相当一些拆迁户抱着拆迁富、不拆迁不富、拆迁了就富的心里,不答应条件就上访,政府如同戴镣铐的舞者,如何破解这一难题,让任宪生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。 

  辉南镇林苑C区有十多户居民,因不满意开发商的拆迁条件,使这里拆迁陷入僵局,有关部门多次出面协调,双方各持己见互不让步,影响了旧城改造步伐。任宪生了解情况后,多次深入居民家中,听他们哭、听他们闹、听他们的埋怨,然后静下心来,以居民的身份将心比心,以他们的利益为出发点,首先是理解对方,为他们着想,处处体现出对诉求者的理解和尊重。居民们心里不再别扭了,愉快地搬了家,也使拆迁工作顺利进行。事后,任宪生说:“信访就是老百姓的筐,什么难事、烦事、想象不出来的事都往里装,要给他们一个撒泼泄火的地方,咱们的工作就好开展了,要相信咱们老百姓大多数还是好的。”镇领导说:“宪生在这里挂职,不但带来了处理案件的全新理念,也为如何开展好信访维稳工作起到传帮带作用。” 

 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治安,有治安的地方就有信访。社会的转型一定有阵痛,再严密的法律也会有漏洞,这些漏洞的弥补,是需要人情来调和的。任宪生在小镇期间怀着“赔礼”、“补过”的心态对待每一个上访群众,他说:“不要忘了百姓这个‘本’。”任宪生有一个记事本,里面记载的都是信访案件怎么处理,进行到哪一步,应注意些什么,协调哪些部门,该找哪位领导出面解决。桩桩件件,清清楚楚,这缘于他多年的工作习惯,这一习惯对于他而言,既是压力,也是动力,更是助力。 

  集贤村有一个村民,因承包的山林地界不清,找到有关部门,部门领导很负责地查看了情况后,觉得他这一问题牵扯四、五个单位,解决起来有一定困难。这位上访户便以此为由,多次上访,闹得沸沸扬扬,如同一个烫手的“山芋”,说不得,碰不得。尽管此事与辉南镇没有直接关系,但人是辉南镇的村民,镇政府领导还是千方百计寻找解决办法。任宪生凭借多年信访工作经验,走访了诸多部门,商讨最佳方案,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多年的上访案件,终于化解。任宪生在小镇挂职锻炼一年,虽然时间很短,但给小镇留下了如何对待上访者的好方法,不管是闹也好、哭也好、埋怨也好,都以至爱、真情、慈悲、善良、微笑对待他们。他的言行表明,共产党的干部捍卫党的形象,不但需要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壮举,而且需要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,用一生去履行一个庄严的承诺。任宪生,小镇里的处长“乡官”做到了这一点。(刘正帮 李波) 

责任编辑: 吉林省信访局